夏天

在国内转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波士顿,过了一周梦寐以求的安宁日子。先是阴沉了两天,但是今天,第一个周五,阳光明媚,气温冲过了三十度。昨天下的一场雨,以及早晨的露水和弥漫的湿气,转眼间就在阳光下蒸发了。

读阿拉伯语的一周过得特别快。每天天不亮就醒来,然后煮上粥(听按摩医生的话总是撒一把红米),洗澡,出来炒个菜,然后粥就着腐乳一起吃,看Anthony Boudain的Parts Unkown。看天逐渐变亮,然后读两三个小时的阿拉伯语,做作业,九点多出发去上课。中午下课走几分钟去Harvard Square的clover吃一个三明治,然后回来继续上课到下午三点。回家的话会立马倒在床上,看点不费脑子的电影,做东西吃,很早睡着。

Chicago, IL

我没有去过那个地方。冥冥之中安排好了的命数,我注定与它无缘。好想去芝加哥大哭一场。 我追不上你。我走得太散漫,三心二意,而你永远在笔直畅通的大道上。我仍然热烈地爱着你,像愚昧地欲望着所有我所不能得的一切。心里既知道不能得,也就轻松,对什么都可以一笑了之,连对你也可以了。但终究抵不过我思念你至今缠绵悱恻。每次你出现在还没有斩断的意识中,我就想要大哭一场。

现在我至少可以感觉到痛了。现在我知道了你的方向,那就可以忘记自我的累赘而向着你前进了。不管那儿有什么。我又有了每天起床来同他们周旋的理由。可是我再也不想见你了。我受不了再作理由同你说话,又像盼死期一样盼着你的回复。我把你笑的样子纹丝不动地锁在我的记忆里了,你就可以永远像这样对我笑着,对我宽容,那么好地任我对着你做一堆傻事。

请作为一个美丽的错误,永远留在那段混沌而甜蜜的时光里吧。再也遇不到像你一样好的人了,我时常因此绝望。因此要把你藏起来。我失去所有也不能再失去你。

为迷路的人祈祷吧。愿他有一天找到你,给你加倍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