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这里的空间是夜晚的。 比如现在,在湖边吹了半个小时冷风,抽了三根烟,被偶尔的路人看了两眼以后,回到家里,把两周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换上粉色的卫衣,心情才终于好一点。因为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所以又打开部落格开始写字。白茫茫一片的网页让我感觉到很安心。在湖边想什么,在这里也不能写出来。为什么去湖边也不能写出来。总不过就是一两件不开心的事。但现在我已经学会以最小的牺牲释放掉情绪了。

抬头仰望星辰。湖边的水声潺潺,月亮到了最圆最亮的一天,撒了一地树枝形状的影子。白天读了那么多书,总也没有一篇是属于我的。暗暗股着气,晚上回家来写中文。日程本里不厌其烦地写下每天做的事,做了的事,以后要做的事,也是一样。一种解决不切实际幻想的方法,强迫自己扎扎实实活在现实的时间里,不做一点旁逸的事。

我活着做的都是旁逸的事。哪怕再多一点点真心,对我,对你,活着都不会是这么没劲的事。这些所谓的谈话,讨论,交流,都那么装模作样又勉强,使人疲累。上不好学。看不起大多数学校里莫名其妙的事,还有朝朝暮暮没有启发性的课时。偶尔也有放光的时候。但这样的时刻转瞬即逝。希望飘渺如星辰。

主要还是我亏欠太多。比如迟迟未回的信。像一个未赎的深罪。在不在意即时回复短信的同时,又对屏幕那端迟迟不回的人,感到深深的绝望。感觉这一定是报应吧。无间的亲密既然不存在,我一定是在心里把这样的期望连根拔起并全烧了。顺带成功的人生。

(今天夜里波士顿来了一家高兴的人。)

失败

总是在不同的写字平台上流浪,好像有些话在一些地方说,比另一些地方容易一些。并且不想主动让非常多人知道(就算被看到也假装不知道好了)。文字好像是从我身体的碑拓下的帖。久而久之,无数记忆的碎片形成事后可以被分析的一手材料,成为可供编写、篡改的历史。将来的我可能会对这些材料感兴趣。

生活被很多伤心的事控制了很久。时间对我来说好像停滞了。虽然可以感觉到每天对身体的消耗,对痛感依然没有麻木,所以并不因为这考验的经久便觉得可以承受了。依然不能。被刺激到的是每天仍然能有五六件,只不过自我压抑的技巧更纯熟了,每次用各种奇妙的唯心哲学安抚自己calm down。说真话的机会于是越来越少,跟很多令我些许失望但依然爱着的朋友一样,变得更琐碎,更逃避,更肤浅,更沉默。

因为太过急躁的反应会伤到人,这点我已经体会过。对友谊的耐心,我想我总是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我对别人和对自己一样不宽容。爱别人和自己丑陋的一面,是如何可以做到的?爱也有失败的时候吗?有的。我总是失败。爱也没有很多种。说到底所索求的都是同一种不假思索的亲密。由仰慕而产生的不断靠近的欲望,随之而来的绝望的无期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