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分裂的写作

Autobiographical Writing

寒假里读了两本老先生的书,一本在新华书店里翻完的《清华园日记》,一本在回波士顿的飞机上开始读,今天读完的《牛棚杂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于作家与学者的日记与书信,“私人书写”的兴趣异常浓厚,甚至超过了他们的学术或文学作品本身。我后来意识到,我自己做一个读者,往往首先考察的是自己对某个作者有没有信任。了解生平,作品之外的书写,是建立这种信任最为直接的方式。所以,总是对回忆录,书信集,自传体的小说先于其他而发生兴趣。这样的阅读,往历史研究的方向更加倾斜一些。但我对我读的诸位作家也称不上研究,也没有这样的志愿。大概因为越来越从创作的角度出发去思考,我越来越在意虚构与非虚构之间微妙的联系。

郁达夫的小说很好看,信件(尤其与王映霞的通信)更有情。我想稍微读过小说并了解写作者本人历史的读者,都很容易发现虚构与非虚构之间紧密的牵绊。对于人文学者而言,也更能了解一个人是在什么样的历史机遇与各种力量影响之下才选择了这个特别的研究。学习与职业转移的轨迹对于还在学校里的人来说,尤其有启发意义。

在此总结我注意到自己的一个阅读倾向。或许所有写作都是自传写作,一个时代的文本,不论有有意坦白或者有意背叛,都无法逃脱自身特殊的历史性,写作体制的约束。这是大部分情况。当代写作也越来越像倚重于运营的当代艺术;或许“文化”本来就是这样。成功的写作,更是play by the rules的写作。然而,之前提到的“私人书写”,日记与书信等等“旧时代”完全为个人的书写,或许可以逃脱这个规则之外而生存。事实上,越个人也许越完美。至少对于读者“我”而言,保着强烈交流的渴望,是如此愿望的。

 

Non-Fiction /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记者的书写,尤其是“人物特稿”,又抱着不同的准则了。但组织采访,调查与笔记的方法,适时地抽身事外的写作,是很值得所有写字人受的训练。没有作品是一天写成的。要成为特稿记者之前至少得磨笔十年,否则也hold不住自己想写的东西。是这样的。

张卓:写作不崩溃几次,完全写不出东西 | 写作干货

我对于记者行业(and maybe编剧行业)所流行的“讲故事”邪教毫不感冒。把人物经验套进一个冲突的模版,是职业化流水线的操作。也许像学术写作一样最终风格只能被规范收编,但至少这不是成为一个好作者的应该有的起点。我是坚定地这么认为的。

除此之外文章中有一些很值得回味的经验之谈。

1. “每千字一个外围采访对象。

如果你写五千字的稿子,除了主人公之外,还要再采五个采访对象,这是硬性规定。像我们写一万字的稿子要采十个对象,有时候你根本采访不出来那么多人。当时我们在《人物》的编辑会数,说不是一万个字吗?十个,怎么九个?我说采不到了,他说你再随便加一个过来,我说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呢?他说不是自欺欺人,是为了告诉你职业规范是什么,是给用户的契约。有的用户就会数,也许你觉得没有意义,但就是标准。

传统媒体留下给很多人的职业规范,我觉得真的应该沿袭下来,所以每千字一个被访者,已经成为了我们在《人物》稿子的时候大家一个彼此间的共识。这些外围采访对象,包括亲人、朋友、同事、子女、爱人、背叛者、敌人。

我记得何伟去做艾未未稿子的时候,去采了左小诅咒,他们聊了五个小时,左小诅咒也跟他朋友聊天,说纽约客要写一篇我的稿子,后来写完之后,发现怎么文章里引了我一句话。我觉得何伟特别厉害,当你采访对象越多的时候,你就能了解那个人在当时的环境下所做出的选择,为什么,如果你只听那个人的话是根本没有丰富的维度的。所以,我做《人物》最有意思的就是不断跟外围采访的对象聊,你会发现别人看这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想,写一篇人物稿,与调查一个问题,方法是非常相通的。)

2. “这就是写作的一个状态,你既要在画中,又要在画外。

写作首先要确定视角。记者不写自己,将自我的喜恶限制起来几乎是一个职业道德问题。但处境不同,视角与立场不由自己。这是一个复杂而值得进一步商考的问题。

782px-Las_Meninas,_by_Diego_Velázquez,_from_Prado_in_Google_EarthLas Meninas, Painting by Diego Velázquez, 1656

3. 一种工作方法。

我自己的方式是我一般采访完之后,就有30多万字的录音,如果是封面的话,我就会反复去整理录音和看外部材料,通过这些材料中,我会通过大量的孤立的或者非孤立的事件寻找一个我自己想确立的内核,最后才把他们浓缩。

第三就是我认为选择什么素材和不选择什么素材是体现记者能力的,但是没有高低之分。比如说今天我跟林默老师同样写一个人物,我们同样采的一样的素材一样的外围,但是没有高低之分,只要你的文章可以自圆其说,逻辑自洽就可以,这是记者能力的体现,你选什么题材。这对自媒体有用,大家知道老道消息吧,是最喜欢用素材写作的。素材我们都见过,但是他的特点是,主题先行,然后把所有的素材都自圆其说了,这是很强的功力。

在一切之后,我一般在写稿之前我会把所有的素材看两遍,第一遍,我会把素材越看越厚,第二遍我是看薄,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在心里了,所以我写作的时候都不太看素材了。所以,一般我们会把所有的素材打印这么厚,然后就开始画。所以每次写作其实是一个体力活。

一般我都会在写作之前确定标题和语言,如果我觉得我在写作之后确定的话,对于文章是没有信心的。如果不想清楚这个标题叫什么,或者我们在写东西的时候总有一个叫做开篇,或者叫做提要、摘要,我觉得这个故事完全没有理解,所以我就要重新走一遍前面的过程。

关于起标题,我自己没有什么经验和成功案例,一般我会列提纲,甚至每个小标题写什么我都列好,然后所有的素材,比如说30万字、20万字都分堆了,写的时候就开始找。

再强调一下写作的步骤,设立框架,材料分堆,重新理解材料。这里强调一下,我一般都会把文字打印出来,挺费钱的,其实也不环保的。为什么?其实我们在电脑前可以看,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我当时就觉得为什么我要打印出文字,因为只有纸张的介质是可以让你思考的,电脑是永远不会给你思考的,我看到电脑里所有的文字我都没有办法深入地去想,所以我必须打印出来,必须得一个字一个字地看。

然后开始写作,不要停。

最后就是修改部分,我觉得修改特别特别重要,对每一个记者来说。我每次写文章之后都会读一遍,因为好的文字就像古典音乐似的,它的节奏是恰当的,文本是通顺的。每个记者有不同的节奏,特别特别明显,基本上如果是你特别熟的记者,你把他的名字盖住都知道这是他的文章,就像我们每个人的呼吸是不一样的。

4. 野心不可大于素材。

第七点是我一定要强调的,野心大于素材。我深受其害,有一天阳淼老师问我,你觉得写一个特稿需要几年?我说至少十年,前五年好好练基本功,后五年好好去卖。我后来在《人物》的时候,很多实习生说我来《人物》的时候就想写一篇特稿,求《人物》成全。我说你想写什么?我想写龙应台,我说好,你怎么想的?能不能采访到,要不要把提纲给我。提纲出来后,发现完全是hold不住龙应台的。

一个记者的野心不能大于你的素材、你的能力,一个记者要保持耐心,一个好题材可遇不可求,当你慢慢成长之后,你才能写出你想要写的那种时代的稿子。不是所有记者都有机会碰到好题材,所以当你碰到的时候,你要问自己能力够不够,我现在能不能写,会不会浪费掉,如果那时候一切都完美,那你很幸运,你的职业生涯终于有一些作品可以留下了,但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都是因为我还没有能力写马云、写李彦宏,我就去写了。

其实那些题材都被你浪费了,这个是很多很多人都会犯的毛病。我也会犯,有时候很兴奋。其实小故事也能写得非常非常好看,我推荐大家看一下哈金的《等待》,特别好,他是一个黑龙江人,去了美国,写非虚构。现在有多少人能写《大江大海》,写不了,不要去寻求你现在能力范畴之外的题材。

5. 伙伴。

还有,脆弱是无用的,我写完之后都崩溃了,我觉得记者太难当了,写作怎么这么难,这世界上没有容易的事,现在我不写稿,但是我觉得写作还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当你觉得非常脆弱时,你跟好朋友聊一下你的稿子,让他们提一下建议。我觉得写作要找一个同伴,你必须跟同行、朋友结伴,你不动笔痛苦没什么差,大家都是一样的,而且写作不崩溃几次,完全写不出东西。像我的人物封面每次真的是大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