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里尔克

《走向绝对:王尔德 里尔克 茨维塔耶娃》

作者: [法] 茨维坦·托多罗夫(Tzvetan Todorov)
出版社: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六点分社
原作名: Les Aventuriers de l’absolu
译者: 朱静
出版年: 2014-8

2016-08-19 23:44:07


只写你迫切感到需要抒发的东西。…“那么,请你们按照这个必要性来构建你们的生活,你的生活直至最无关紧要的瞬间,最细微的地方都应该成为体现这种需要的标志和见证。”

艺术的目不在于抓住世界的表象,这种表象可能会很漂亮,而是要找到“最深层内在的缘由,找到激起这种表象的、隐匿于深处的原因”。艺术家应该不图名利,不仅仅因为追求名利会让来自外界的回报性的愉悦替代内心的创作需要,而且还因为它导致分心,完全与专心致志相反,专心致志是艺术创作必不可少的出发点。(90)

战争优于和平之处在于美学层面:日常生活乏味平庸,战争揭示出了一些未知的力量——直至此时,唯有战争能庇佑诗歌。(95)

他叮嘱他要孤独。孤独是宏伟壮丽的,如果说它是艰难的话,那是多产的标志。偏好孤独的理由是,一切来自内心的东西是真的。而来自于他人的东西是借用的。“要注意发现你自身冒出的东西,把它置于你在周围所注意到的东西之上。”从我们自己身上产生的东西是唯一与我们的爱相称的东西,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弄明白与人们之间的关系上”。… 彻底孤独的人不再是人,任何深渊都不能真正隔断来自外界和个人在内心发现的东西:内心不是其他,而是某种先前的外界。(99)

孤独的爱情是提升;两人的生活是堕落。…

爱情之伟大在于永无枯竭,无边无际;然而,如果爱情有一个明确的对象,它就已经缩减了。被爱意味着限制了另一个人的爱情;为了能够一直成为爱情的主体,必须不当爱情的对象——爱情不应该成为交互性的。被爱,是消失自我;爱,是延续。“孩子在家里受宠若惊——于是,他就以出走来逃脱这种限制。”得知了真相,“他就计划再不去爱,为了不把任何人置于残忍的被爱的境地。” 几番颠覆起伏之后,他回到家人中间,跪倒在亲人脚下,恳求他们“永远不要去爱”。(102)

固然,孤独对于创作来说必不可少,但是它不足以激发出创作欲。而一种无果的孤独比漫无边际的闲聊更糟糕。(107)

里尔克很明白弃绝社会将是背叛他的计划:“我的艺术难道不是让我深深扎根于人间吗?难道我应该疏远人间,对它一无所知吗?” 这就是压抑着诗人的矛盾性的悲剧苛求:他应该为艺术而贡献生命,然而他是在生活中干艺术的。他既不应该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不应该与生活背道而驰;他应该始终向生活敞开,但不要参与进去,里尔克找到的解决办法是保持人性关系而不把它个人化——与其和一个个人对话,他宁可和人性对话,“只要不关系到我,我总会给人一种友好的理解。”(115)

不可能同时既了解生活又会生活,然而对孤独的个人以及整个人类来说,这两件事都是人们所期望的,处登命运之途可能有点举步不定;但是,总有一个时刻,必须在伟大和幸福之间作出抉择,在为人类服务或为亲近的人服务之间做出抉择。无论做出何种选择(选择并不完全取决于主体的意愿),其中总是得悲剧性地抛弃生活中某种本质性成分。(122)

不可能同时满足诸神和人们。然而人们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这样做。… 之前里尔克将先尝受到爱情的快乐,而不是共同生活的快乐。(123)

他反对这种内心“清扫”,他怀疑有人要对他施行“某种心灵消毒”。(133)

生活滋养了作品,但是作品却无助于提高生活,这是一种单向的关系。(136)

里尔克不再把诗人的命运看作生命的完成,而是看作献身。由此,创作活动表现得与宗教使命更加相似:不仅因为两者都是通向“绝对”的道路,而且因为他们都同样要求献身。为了神灵来临,艺术家不得不放弃人间烟火,接受它的十字架。(137)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